第二十章(1/1)

新ak小说网 www.x23ak.com,最快更新下一个凶手最新章节!

托马斯:“爱,无所顾忌,拥有超越一切的力量,不寻求借口,也从不说不可能,只因为爱付出一切,无畏而无量。”

女人扫着地,突然就剧烈咳嗽起来,那种程度,像是要把整个肺部都咳出来似得,男人坐起身快步走了过去,“你这是怎么了?”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恐怖的意味,似乎女人如果说出来的话不让他满意,他就会发疯。

“没什么,你之前也知道的,我不是感冒了吗,之前一直以为休息一会就可以好,就没吃药,所以现在,咳咳……”

“好了,你现在还是别说话了,”男人像是松了一口气,开玩笑道,“我还以为你得了什么重病了,不过我们这又不是电视剧,想也知道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现在我们身上,呸呸,我该打,”男人笑嘻嘻的开口道。

而在男人没看到的地方,女人快速的将沾染着血迹的手指揣进了口袋,脸上也浮现出一抹苦笑。

“不过感冒还是要看的,等会我吃完饭,就跟你一起去医院看看。”男人皱着眉自言自语道,“我记得你一个月前就感冒了,怎么现在还没好?”

女人听了这话,心里顿时一惊,转头才发现男人已经坐在桌子上快速的吃完饭,“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好。”

“你快点,我还要去超市买其他的东西。”女人痛苦的皱着眉头,只是语气里却是愉悦的。

男人洗澡速度很快,只是出来的时候,女人已经不在客厅了,如果不是桌子上还没收拾的碗筷。恐怕男人都会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了。

女人手机坏了,男人一直想存钱给女人买一个好一点的手机,只是还没来得及买,女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现在也是。男人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了。

“小雯,你在吗?”男人声线控制不住的抖动着,眼底是不加掩饰的恐惧。

“小雯,快点出来啊,你别吓我。”男人跌坐在地上,片刻后像是想起来什么,“对的,我知道你在和我捉迷藏呢。”男人翻着地板上铺着的地毯,又弯下腰朝着桌子地下看过去,“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男人神经质的自言自语,有些精神失措。

“在这里,我就知道你在这里。”男人一边揉着酸痛的太阳穴,一边走向厨房,打开里面的冰箱,看到里面的东西的时候,男人露出一抹笑容,“你果然在这里,好了,出来吧。”

没有任何动静,男人额头上的青筋一直在抽搐,“出来吧,”男人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一点。

“我说过让你出来的。”男人把那个类似于肉的物体拎了出来,放在了砧板上,用菜刀一边切一边喃喃自语,“我说过让你听话的,我说了好几遍的,是你不听话的。”

没有人回答,只有夜晚寂静中一个男人细小的埋怨声,和菜刀飞快剁肉的巨大声响,恐怖的回声在整个空旷的房子里回荡,桌子上还没吃完的血淋淋的肉片正孤独的待在那里。

人刚走,男人就捂着嘴冲向了洗手间,剩下的时候,周谬朴就不太清楚了,只不过他离开之前,清晰的听见厕所传来呕吐的声音,那种声音似乎比宋荀茴晕车后的表情更加恐怖。

周谬朴将身上的风衣扣了起来,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这个时间段的晚上似乎比平常更冷一些,挺大的奶茶店里,人挤满了整个空间,空调旋转的声响在有些喧闹的夜市变得微弱,可是在周谬朴耳朵里却变得越发清晰。

“周警,我们已经抓住了嫌疑犯,之前准备通知你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通讯器设备断了,所以我们就提前行动……”宋荀茴声音严肃无比,没有平常开玩笑的轻松愉快。

“谁让你们……”周谬朴捂着耳朵,快速的将通讯器摘了下来,“艹!”周谬朴低声咒骂道,整个街道,只有穿着时尚的男人捂着发红的耳朵,蹲下了身,周谬朴努力朝着男人坐着的地方看过去,那里已经没有了人。

“你在看什么?”女孩在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也顺着男人的目光看了过去,视线所及的,只有一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蹲低了身体。

男人用宽阔的身躯遮挡住女孩的视线,“没什么,好了,现在我来送两位可爱的女士回家吧。”

女孩不乐意的撇了撇嘴,“我还没待一会…”

“我今天晚上还有一单生意,送完那个人,我们回家再电话里聊。”男人心情似乎不错,嘴角都带上了向上的弧度。

每次男人出来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这回居然这么开心。女孩虽然不乐意,只不过也没说什么,毕竟她也是知道的,男人喜欢的就是她懂事听话这一点,不然不会那么多的女人之中,男人会选择和她在一起。

女孩转头若有若无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好朋友,她是知道的,自己所谓的好朋友也是喜欢男人的,不过那又怎么样,他迟早会属于她一个人的。

周谬朴在他们手里的通讯器上弄了一个定位器,本来是为了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在用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刚赶到朱修瑞那边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背过手安静待着的青年人坐在警车里,而且那三个人满脸居然都是自豪的样子。

“什么东西?这是谁?”周谬朴吸了一口气,忍着没有当场发火。

“我们之前一直在监视他,那时候他晚上对一个女孩动手动脚的,被拒绝之后甚至还想要动用武力。”宋荀茴语气满满的都是鄙夷。

周谬朴觉得自己的脾气大概被这几个人给磨光了,他没有问宋荀茴具体的情况,只是坐在板凳上,微微弯着腰。对着坐着的,似乎对任何事都不关心,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青年说道,“你知道你犯得的罪吗?”

没有搭理周谬朴的问话,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来,青年整个人看上去死气沉沉,如果不是用他的长相看出来这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恐怕看他身上的气息,都会以为这是一个临将迟暮的老人。

“你知道你认了什么罪吗,不只是猥亵罪,还有将近四起杀人案,而且手法极度残忍,法院是不可能会宽恕的。”

听了这话,青年似乎才有了一点反应,只不过只是抬起头对着周谬朴笑了一下,那是嫉妒的讽刺笑容,周谬朴顿时直起身,他知道这次算是完了,他居然因为疏忽大意,栽在了一个凶手的手上。

“你们都给我滚出去。”周谬朴捂着眼睛,疲倦的躺倒在椅子上,宋荀茴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啊?”

朱修瑞拉着宋荀茴就向门口走去,周谬朴抬眼冷冷的看了一眼正在试图挣扎的宋荀茴,顿时场面有些难堪。

“你们通知了邓警了吗?”周谬朴用手指敲打着自己的腿关节,毫无节奏的动作,显露出一种莫名的烦躁情绪。

“还没有。”王竞站着回答道。

“既然这样你们就不用通知了,”周谬朴对着一边正坐在桌子后面的当地警察出示了自己的证件,“我们过来就是为了处理一起案件,所以这个人能不能先不着急审判,给我们一点时间。”

小警察摊了摊手,表示无可奈何,只是脸上有些懒散的意味,显然没有把周谬朴的话放在心里,“我管不了这么大的事,不过你可以问一下我们的头,或许他可以做决定。”

“好的,我知道了。”周谬朴皱着眉紧紧的盯着那个小警察,一边拨通了电话,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没过一会,小警察旁边的座机就响了起来,接通电话的同时,王竞三个人看的分明,小警察脸上明显的是恐慌的神色。

胆战心惊的放下电话,小警察这回变得耐心多了,“可以,可以,不过您需要多长时间来处理这个案子?”

知道这个问题也是他们头想要知道的,周谬朴也没做出不搭理人的举动,只是比之之前的语气,这回冷漠多了,“三天,你告诉你们头,人放在你们这里三天,三天之后我会过来。”

“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吗?”周谬朴问道。

小警察赶忙摇了摇头,见周谬朴脸色放缓了一点之后才松了口气。

刚走出警局门外,朱修瑞就凑到周谬朴眼皮子底下道,“周警,你刚才打电话给谁啊?怎么就知道电话的时间,那个小警察的态度就不同了?”

“当然是,你管这么多干什么。你只要知道这次你们犯了错就行了,我想你大概也知道张警快要回来了吧,到时候我会和他说你们这个案子的表现的。”

朱修瑞这回是真的露出恐惧的神情,不只是宋荀茴还有王竞,脸色都变成死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