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1/1)

新ak小说网 www.x23ak.com,最快更新下一个凶手最新章节!

归根结底,所有的人不过是一大群鬼,橡树之前是橡子,之前又是橡树。–––沃尔特·雷根

“哥哥好。”小女孩眼睛放光的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年轻,长得帅气的漂亮哥哥。

那个被称为哥哥的男人,听到这个称呼,立刻大笑起来,阳光的笑容简直闪瞎人眼,“我是橙橙的爸爸,你叫我叔叔就好了。”男人弯下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顶,“我听橙橙说过你,你是你们这个年纪的第一,以后你和橙橙可要互相帮助哦。”

“嗯,我知道的,橙橙以后如果有不会的,可以来问我。”小女孩懂事的点了点头,扎着羊角辫的泛黄的头发都似乎高兴的动了动。

“那就好。”男人站起身,西装革履的模样让整个人显得更加斯文,“橙橙,你给小客人倒点果汁,我和你妈出去吃,你就在家里把剩菜热一下,记得在家里要乖乖的,好了,小雨,拜拜。”

小女孩本来异常期待的神情,在男人要走之后,脸上笑容顿时垮了下来,拉了拉男人垂落下来的袖子,“你这么快就要走吗?能不能多待一会儿?”

捏了捏小女孩白净的鼻梁,男人语气温柔道,“不行哦,你的小阿姨会生气的,好了,如果肚子饿的话,就让橙橙拿点零食给你吃,叔叔要走了。”

男人理了理自己身上本就笔直的西装,确认没有什么瑕疵的时候才对着两个小孩摆了摆手,嘴角带着明显的上挑弧度。

“你妈妈怎么这么讨厌,多等一会都不行吗?”小女孩蠕动着嘴唇,小小声的说道,语气带上了些许的埋怨。

小男孩像个小大人一样耸了耸肩,“我爸就喜欢我妈那样的,你说这能有什么办法?”

女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喜悦神情,“我们一起来玩过家家吧,别写作业了。”

男孩想了想,才点了点头,“那我来做老公,你来做我老婆。”说道这里,男孩的耳朵尖都红了起来。

“你妹妹学校里的小孩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孩,人家未必愿意告诉你一些重要的线索。”

男人皱着的眉头一松,对着张运然露齿一笑,“只有警察才能那么理所应当,拜托你了。”

还在烦着林瑾的事情怎么解决的张运然,吃惊的睁大眼,林瑾却还是那一副冷淡的样子,依照他对他的了解,林瑾显然是已经想到解决自己现在的困境的办法。

“好的,只不过等会再车里,你必须把你妹妹前一天的表情状态都不要遗漏的告诉我,因为或许你妹妹是自愿和别人走的。”

男人张开嘴,似乎准备反驳什么,却像是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一样,像是被提到自己的痛处,肩膀微微一垮,低着头看不见他或许有些伤心的面孔。

张运然执行公务起来,情商几乎为零,问话也极端锐利,周谬朴在一边简直不敢看男人被提到某些问题时的表情。

男人松了口气,转头想看看林瑾的反应,没想到只是看到了一个人熟睡的侧脸,顿时就蒙住了。

张运然看了看车前镜,也看到了令人无语的场景,本来他问那些话只是为了让林瑾更好的有某种判断,可是看来林瑾似乎不太需要他这种体贴,“你之前是不是和他说过了关于你妹妹的一些事?”

“没有啊……”话语到一半似乎是卡主了,男人表情变得狠毒,“那个人,我只跟他说了我邻居。”

男人只是无意间提起那个看起来斯文无害的男人,像是匆匆待过的话题里,语气却是满满的夸赞。

“邻居的小孩是不是和你妹妹经常待在一块?”张运然思索一会,觉得只有这种猜想才能够证明出现在自己脑海里一瞬间的想法。

“不是,”出乎意料的,男人摇了摇头,没有丝毫的庆幸意味,反而更加难看,“邻居的那个小孩从来都不被允许打闹玩耍,所以我很早就提醒过我妹妹,尽可能不要去他家玩。”

林瑾声音沙哑,似乎是刚刚才睡醒一样,“你邻居家的那个大人是不是对你的妹妹很关心?关心到有时候你都感觉身体发麻的程度?”

男人的表情顿时变得想杀人一样,他冲着后面正侧头看向窗外的林瑾阴狠的说道,“你知道些什么!”

“对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林瑾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像是之前说的那些话只是单纯的为了激怒高个子男人一样,眼神依旧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闪烁着彩色灯光的大楼,透出一种城市特有的令人沉醉的气息,让忙忙碌碌的人们瞬间堕落。

张运然和周谬朴表情各异,或许是因为妹妹走丢,不知下落的原因。男人的反常也被理所应当的接受,只是车里一瞬间就沉默下来,没有人先开口说话,一切都似乎回归平静。

“你过来的时候喝了不少酒吧。”林瑾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本来就有些后悔自己反应过激的男人顿时接话道,“我之前是喝了不少酒,说话的时候脑子还有些不太清楚呢。”

林瑾点了点头,像是接受了男人这样的解释,只有一边的张运然在心里暗暗捏了一把冷汗,林瑾向来是非常讨厌别人质疑他的判断,或者说是情绪处理不当,现在看他语气这么平淡,倒是有些反常。

“湖南这个城市我还是第一次来过。”林瑾语气带上了一点惆怅,张运然看了看表情依旧是那么冷淡的林瑾,有些怀疑刚才那么煽情的话还真是他说的?

“湖南这边,有时候我也会过来跑新闻,到时候叫上你一起。”男人语气难得带上笑意,只是眉间或多或少的褶皱说明了他现在明显烦躁的心理。

“一个人来玩才更有趣,不是吗?”林瑾又开始说着让人不能理解的话了,张运然总觉得林瑾自从睡醒就有些怪怪的,像是在暗示什么,可惜车里的几个人似乎都没有听懂。

“的确,不过刚来还是需要人带着比较好。”高个子男人显然是在和林瑾套近乎,他大概也清楚刚才自己的语气实在是太差了,一直试图挽回什么。

“上海那边的夜晚才是真的好看,如果前一天下雨的话,第二天也许能够看到流星。”周谬朴语气带笑,还有些恍惚,想是他很久也没有回家了。

“上海有时候的确是有很漂亮景色,人或者物都是那么鲜明。”林瑾淡淡道,可是周谬朴却听出了一些异样,能够让林瑾出现在某个值得观赏的城市,只有那里发生了什么案子,想到这一点,周谬朴眼角向下一撇,表情不太友善。

“没有什么地方拥有真正的宁静,乡村也有几年不太平静的因素。”张运然似乎想起了之前的一件案子,语气深沉。

“你们之前有过什么比较有趣的案子?”高个子男人好奇道,他现在感觉自己脑子一闲下来就会发疯。

“几天之前我和林瑾去美国破的那起案子就很有趣啊。”张运然语气莫名的讽刺,像是有话里有话。

林瑾想了想,点了点头,表情平淡,“的确是很有趣的案子,想必如果你也过去的话,大概能够写上一篇很好的新闻了。”

“那起案子也被媒体起了别样的称呼,木偶娃娃剥皮案。”

男人像是有些头晕,光是听这个名字就知道里面的内容有多么血腥了。

“不仅是这样,被抓到的那个凶手还是长得像个木偶娃娃一样的小女孩。”虽然案件已经结束,可是张运然语气里依旧带上了莫名的恐惧。

“我记得三年前美国有一起和这个案件很类似的案本,那个女人被放出来了?”男人脸色也瞬间差了起来,大概是想起来了什么不太友好的经历。

“没有,只是一起模仿案子,很容易就被解决了,”张运然这么说道,男人才微微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