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1/1)

新ak小说网 www.x23ak.com,最快更新下一个凶手最新章节!

《墓地》艾萨克·阿西莫夫曾写道:生活像棋亦胜似棋,棋终人散,前路漫漫。

几个人,除了张运然和一直睁着眼的林瑾,其他的人都陷入了睡梦中,还没来得及从睡梦中缓和过来,巨大的刹车的声音就刺入耳膜。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高个子男人被车里的安全囊给震的头晕。

张运然只来得及做出刹车的动作,抬头看向前面不太清晰的人影,准备开车门的手掌微微一顿,习惯性的转了转头,正好看见了林瑾在一瞬间变得有些似笑非笑的眼神,汗毛瞬间竖了起来。

“怎么了,张警?”周谬朴看见张运然脸色不太好看,以为撞车的人有些不一样。

“没什么。”张运然笑容勉强道,打开车门,深深吸了一口气,没在敢看林瑾这时候的神色,面无表情的走向那个一直在检查自己车子的胖胖的男人。

“你怎么不看红绿灯?是不是睡着了?或者说是醉酒驾驶。”张运然拧了拧眉,在离男人几米远的地方就能够闻到男人身上的酒味,和那种说不清味道的刺鼻的香水气味。

“什么啊,你是什么人?呵,你看你把我的车撞成什么样子了,赶紧赔钱。”男人跌跌撞撞的走向张运然,因为个子不够高,还踮起脚尖拉住了张运然的衣领,从气势上就已经不如一直冷着表情的张运然了。

男人似乎也知道自己和张运然在身高上的反差,所以微微站开了一点,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一个打扮华丽的漂亮少妇从那辆奥迪车里走了下来,只是轻轻拉住了男人还没有系好的衣袖,然后才抬起头,对着张运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呢,他今天太高兴了,喝了多了一点,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们的错,干脆我们私了好了,免得到时候惹来了警察也会增添了许多的麻烦。”

张运然微微眯起眼,眼前的这个看起来似乎非常柔弱的女人不太简单,那个所谓的王总一看就是只会动用暴力的人,可是这样的结果,他绝对讨不了好,所以此刻私了是最妥善的方式。

之前张运然没下来的时候,那个女人也还一直待在车里,现在出来大概是已经看出来他们这次撞得车的车主也是一个不太好惹的。

林瑾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车里下来了,站在离张运然不远处冷淡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夜总会的小姐怎么出现在这里了?你招来的?”

语气刻薄,张运然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林瑾说的是眼前看起来非常有气质又温柔的美貌女人,他还真是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身份是这样。

林瑾毫不掩饰的话语并没有激碎女人温和的假面,她只是浅淡的笑了笑,似乎并不介意林瑾说话有多么刻薄似得,依旧友善的问道,“你们现在应该很急了吧,这么晚了,找旅馆也是很麻烦的。我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你们开个价,在我们接受范围之内。我们会一分不差的给的。”女人涂着橘色的嘴唇微微张开,裂开的弧度既完美又疏离。

周谬朴大概是在车里太闷了,出来时看到眼前一副准备干架的对峙场景,不紧不慢的待在一边,直到看清了局势之后,才走到张运然身边,一边拿出手机,一边问道,“这个地方区域的警局电话是?”

张运然沉默片刻,女人笑容僵了下来,动作细小的拉了拉那个王总的胳膊,直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之后,才小心的使了一个眼色。

“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你们开车的人是谁?总不能让一个公司老板开车吧,那个人也喝了酒?”周谬朴淡淡说道,双手抱着胳膊,像是没有看见眼前的漂亮女人似得,连眼角的一点余光都没有出现女人娇俏的身影。

“对啊,小张呢,他没有喝酒,怎么撞到别人的车了?”王总像是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司机似得,立刻辩解道,“这件事和我可一点关系都没有,对了,这次赔给这个车主的钱,我可是一分钱都不会掏的。”

女人很快的皱了皱眉,之后松开后,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王总,你说笑呢,小张今天没来,本来我们都要给你安排司机了,是你自己不愿意,非要自己开回来的。”

王总脸上带着些许尴尬和被揭穿谎言后难为情的神情,然后就像是失去理智一样,走过去“啪”的一声打了女人一巴掌,“你这个臭婊子,你知道些什么。”

女人捂着脸,愣了片刻,然后似乎是冷笑了一声,然后抬起头对着一边正皱着眉,犹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张运然说道,“警察,这个人非法伤害他人,我是不是可以告他?”

男人听了这话,原本还有些后悔情绪的肥胖脸颊,顿时显出一抹不满来,说话也越来越难听,“你他妈的,陪老子睡几晚,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想当初你不还是一个***如果不是老子提拔你,你能够有现在这样的地位?”

林瑾在一边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感情上线,拉着正一脸冷漠站着的女人,“你和我们走吧,张运然你通知当地的警察,让他们好好教育这个男人。”

男人顿时变成被惹怒的怪兽一样,暴跳如雷的冲向林瑾,拳头虽然被张运然拦住了,只是嘴巴里依旧像是去了厕所一样,说出来的话实在是难听的很。

“你的老婆是不可能会在回来的。”林瑾转头突然丢下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冷漠的转身离开,似乎没有听见身后那个又矮又胖的中年男人因为喝了酒,感情越发脆弱的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张运然的车只是被轻微的摩擦了一下,并没有多严重,倒是车里突然多出来一个漂亮女人,而且还是林瑾带回来的,所以所有人都忍不住悄悄打量,最后才发现,女人除了漂亮了一点,安静了一点,聪明了一点,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里的气氛实在是奇怪,高个子男人没话找话道,“刚才那个男人也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啊。”说完,眼神若有若无的扫了林瑾一眼。

车里的几个人都看到了男人不算是明显的小眼神,只有林瑾装作没有注意到的样子,抬眼看着窗外已经越接近市中心越亮的灯光,果然是越吵闹的地方,越能够隐藏深处的黑暗与痛苦。

“刚才,那个男人是怎么了?”张运然顿了顿,最后还是问道。

“王总已经离异了。”一边从坐下来就一直沉默的女人突然开口道,声音变得和普通声线一样,并没有一开始的温柔嗓音。

“离异了?怎么手指上的戒指还是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高个子男人抿了抿唇,有些不解,本来他一开始是没注意到那个矮胖男人的手的,如果不是之后男人还试图想要打这个女人的话,他大概也不会看到那枚戴在男人无名指上的铂金钻戒,按道理来说,他还以为那个暴发户一样的男人会喜欢金戒指呢,没想到审美眼光还是挺正常的。

“不知道,那个戒指从我来的时候,王总手上就有了,一直到现在也没看王总摘下来过,只是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王总夫人来过夜总会,所以外界就有传言道王总离异了。”女人耐心的解释道,似乎不太关注自己将客人的信息说出来这个忌讳。

“那林瑾,你是怎么知道那个王总是已经离异了的?”高个子男人转头问向正闭着眼休息的林瑾,声音小了一些。

林瑾闭着眼,似乎太过疲倦,开口淡淡解释道,“那个男人虽然胖,但是从面相来看,并不是经常纵欲过度的男人,而且虽然身上有女人浓重的香水味,但是衣袖领口,或者是贴身的地方,并没有出现那种香水味,反而是一种男士沐浴乳的味道,一般的男人是不可能会用这种东西的,而且身上用彩笔划过的轻微痕迹都说明男人是一个好父亲。”

“可是……”高个子男人嘴角抽搐,他实在是想不出来那种看上去就非常俗气的男人怎么会是这种类型的好男人,颠覆了他的三观了。

“有时候在外人看来非常恩爱的夫妻有时候才是矛盾最多的一个,与之相反,表面上看似乎一次吵架就能拆散的婚姻,反而能够走到生命的最后,事情不能只看到表面。”

周谬朴若有所思,刚才他实在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哭起来,居然像个小孩子一样痛哭流涕,那种痛苦绝望的样子,像是要将自己等待的这些无助的日子的心酸都发泄出来,然后继续等待。

“那男人应该对自己的老婆挺好的,又有钱,为什么那个女人要离开他?”高个子男人摸了摸头,不解道。

女人嘲讽的看了一眼男人天真的表情,冷漠道,“女人和男人在一起图的是什么,钱?地位?还是所谓的爱情?没钱的女人爱财,缺爱的女人需要爱,敏感的女人要男人心里的地位。”

“那漂亮的女人呢?”周谬朴意有所指,靠在躺椅上,嘴角牵出一抹笑容。

“漂亮的女人分好几种,有的要有魅力的男人,有的要霸道的男人,有的只想平平淡淡的,谁能说的准?”女人挑了挑眉,脸颊上的淤青依旧是那么清晰刺眼,每次说话都能够牵动伤口,女人却像是丝毫不介意的样子耸了耸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