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1/1)

新ak小说网 www.x23ak.com,最快更新下一个凶手最新章节!

人总是在逃脱自己的命运的路上遇见自己的命运。

“你们这些长舌妇在讨论什么呢,回自己的宿舍去。”脾气差的宿管阿姨板着一张脸,那双苍老的,略带黄色的眼睛锐利的扫视着每个女人脸上的表情,没有看到什么异样之后才收回了视线,语调像是谁欠了她五百万一样:“他妈的,是平时太闲了对吧,要不要我给你们找点事做?”

工厂里的女人都是准备在大城市里赚钱好回老家盖房子的,听了这话,只好努努嘴,不满的小声咕哝几句。

回到值班室,另一个老人看着她,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你到哪里去了?我在这坐了等你有一会了。”难得的笑容却让王慧芳周了皱眉头,“那些女人在讨论1117发生的那些事,真是嘴碎。”现在因为那个宿舍发生的命案,已经有好几波人走了,还留在这里的都是缺钱的,或者是胆子比较大的,不过如果还没找到凶手的话,恐怕连待在这里都好几年的她都得离开了。

“那些女人死了也是活该。”年老的脸上出现了些许岁月的伤疤,老人嘴边露出刻薄又充满嘲讽的神色,王慧芳眉头皱的更深,她总觉得许美芬最近不太对劲,那种极端的开心像是她一下子中了彩票似得,时时刻刻做事无所谓的状态,搞得她最近心情也越来越烦。

而她那不争气的儿子只会啃老,她现在只能乘着还能动的时候多挣一点钱,免得到时候儿子连娶媳妇的钱都没有,到时候孩子他爸恐怕到土里都不会放过她。

王慧芳后背突然一凉,转过头就看见那个向来疯癫的老女人睁着带着浑浊的黄色瞳孔紧紧盯着她的身后,嘴边也浮现出了古怪的笑容,表情得意又满足。

可是她后面好像只有许美芬一个人啊,刚准备回头,王慧芳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之前许美芬因为要重新配几把钥匙,借走了1117寝室的钥匙,当时她正好吃饭回来看到了,那时候许美芬的表情有些过度的愉悦,只是她没有太过在意,现在想起来似乎每一个细节都极思恐怖。

林瑾说道这里,顿了一下,“这就是具体的细节。”

高个子男人心情原本有些压抑,可是草率的结尾比讲完这个故事更让人不舒服,“张警,你也知道里面的细节吧?”高个子男人讨好的转头看了看眯着眼有些困顿的男人。

“知道一些。”张运然揉了揉眼,之前在车上就不应该让高个子男人睡觉的,现在居然这么烦人。

“大体细节就是这样,具体的事情我们不能说。”张运然抬头看了看有些光亮的天花板,对于一个人住的房子来说,这个房间的布置未免太过冷清,就像是男人从来没有准备在这里呆很久一样。

“你这里怎么这么冷清?”周谬朴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打量了一会儿,不经意的问道。

高个子男人愣了一下开口道,“这里基本上只有我一个人住,我妹妹每天来收拾地方,我可不想弄太多东西,到时候搞得乱糟糟的,可不好收拾。”男人耸了耸肩,提起自己的妹妹总是一副骄傲的样子,只是现在说起来却莫名有些苦涩。

“一个人住的话,也太过冷清了,你妹妹恐怕不是经常回这里吧。”林瑾突然在一边说道,深棕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高个子男人。

男人露出一抹难堪,“其实之前我在厕所里找到了验孕棒。”说到这里,男人语气变得无比阴沉。

张运然默默想到之前林瑾说出那些话时,男人反应过激的模样,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原因。

“你妹妹会找到的。”或许是男人被揭露伤疤的表情太过痛苦,林瑾像只是在安慰又像只是在说着一个事实。

“你知道我妹妹…”男人激动的语无伦次,林瑾淡淡打断他的问话,“我不知道你妹妹发生了什么,只是或许作为一个未成年的年轻妈妈本来或许就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心理,被你这么一说,反而产生了逆反心理,她也许是去找孩子他爸了,也许只是想找个地方好好的生下来这孩子。”林瑾语气像是在说着一个普通的案件,毫无感情的话语听着让人心里有些发麻。

男人皱紧了眉头,脸上扭曲的神色微微缓和了一些,只是眼底却透着些微的阴暗。

张运然在一边枕着双手,果然林瑾听到了男人说的那些话。

“明天我们和你一起去调查一下你的那个好好邻居。”林瑾闭上眼,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高个子男人却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那个男人把我妹妹…”

“不是,你妹妹和他没有关系,只是我感觉你的身边或许又要发生一起案子。”林瑾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其他的情绪。

“和我的邻居有关?”高个子男人听见和自己的妹妹没有关系后,微微放松了一下身体,“那个男人看上去不像是会杀人的人。”

“有很多人看上去都不会杀人,表面看上去他们并没有什么特点,或者说是极为普通,可是就是这些人反而让人不会戒备。”张运然思索片刻后说了这么一句,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又像是发自内心的感想。

的确换成任何人,都不会相信自己身边居然存在着这么一个连环杀手,毕竟,那些杀人藏尸的案件都是新闻上的,大概身边没有会用高压锅肢解尸体的变态吧。

“他老婆是不是看上去非常听你邻居的话?”周谬朴在一边问道。

高个子男人傻愣愣的点点头,似乎不解周谬朴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他老婆是不是经常不戴戒指,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放在手上怕弄丢了。”林瑾在一边淡淡开口,神预测让高个子男人忍不住目瞪口呆。

“没有人会怕弄丢自己的戒指,而且恐怕你的那个邻居对这个婚姻也只是玩玩而已,毕竟没有会容忍自己的老婆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去。”张运然这么分析道,林瑾却没发表什么意见,眼睑下黑眼圈黑的浓重,带着些许困倦的模样。

“好吧,其实我和我的这个邻居也不是常常来往的。”高个子男人最后有些无奈的说道。

“一个玩具的消失,与之代替的是另一个玩具,如果主人的心情好的话,或许能够一辈子只看那么一个木偶。”林瑾说话越来越让人听不懂了,意有所指的话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十岁就不玩过家家了,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些怀念。”周谬朴似乎是因为想起来小时候的某些幼稚无比的事情,脸上的表情带着极致的温柔。

张运然忍不住抬头看了林瑾一眼,据他所知,林瑾是没有童年的,毕竟那个只要一眼就可以吓哭熊孩子的老人,也不会是那么温柔的人,天知道,林瑾从小从这种家庭长大,没有长残就已经算是上天的恩赐了。

寂静的房间里,只有月光微微的光亮可以透过,每个人脸上各异的表情在月白色的光下意外的诡异恐怖,让人忍不住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