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1/1)

新ak小说网 www.x23ak.com,最快更新下一个凶手最新章节!

不比一个凡人好,也不比一个凡人坏,我有我的逊顺祥和,也有我的叛逆凶戾,我在我无限的求真求美的梦里,也在我脆弱不堪一击的人性里。

这段戏没有深情的语言,只是几句寒暄。然后女人把车开走,男人去迎接归来的妻儿,天地间只有漫天飞雪。

“老板,你给我挑一个人好了。”穿着华丽的美貌少妇点了点自己红艳艳的嘴唇,微微上挑的弧度,危险又迷人。

打扮风骚的三十多岁的女人像是打量物品一样扫视着站成一排,目光带着期待的几个年轻男人,指了指里面最为白皙的一个,“就这个吧,他虽然年岁不大,但是会讨好人,在床上做的也很好。”

“是吗?”黑色的蕾丝丝袜裹住不甘寂寞的修长双腿,女人嘴角带笑,“那就是你了。”轻轻翘起的二郎腿将腿部的曲线勾勒出来,十几厘米的恨天高松松垮垮的穿在女人的脚上,带着一点诱惑的意味。

岁数很轻,脸上还有着些许已经不太明显的青涩的少年,看向女人时,快速的低下头,像是有些害羞。

本来性质很高的女人嘴角却往外一撇,带出讽刺的笑容,这个地方怎么会有所谓的单纯的人,当初如果不是她的本事高,不然恐怕她一辈子都逃脱不了这个她曾经待了五年的地方。

那些富婆都喜欢年轻,床上本事高的男人,如果不是他和许姐搞好了关系,恐怕这次生意还轮不到他。想到其他的男人服侍的满脸皱纹的中年妇女,男孩脸上的笑容更加真诚。

“你说怎么这个生意就轮到他了?”刚走出门,一个高大的看上去帅气的北方男孩不满的大声说道,语气嫉妒。

“你们再说什么?”身后跟来的领事女人原本讨好的笑容,在出门的一刹那变得讽刺无比,“你们来了这里,分配给哪个客人也不是我说了算的,之前我也让那个女人选了,只是你们没被选上。”

“明明她刚才让你帮忙选一个的…”男孩还在争辩,领事的女人不耐烦的道,“你就确定这是一个好的生意?呵呵……”最后的笑声无比渗人,男孩忍不住抖了抖因为寒意而冒冷汗的脊背,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那贴着露骨的裸体女人的禁闭的房门,突然觉得自己还是挺幸运。

领事的女人刚回自己的房间,里面就有几个男人围了上来,“许姐,你说那个新来的男孩会不会发生上次的那种事?”

被叫做许姐的女人,拎了拎自己快要掉的衣服,懒散的道,“管这么多干什么,那个女人有钱,而且她又不是不付钱给我们,”说到这里,女人顿了顿,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你们难道很好奇吗?那下次就让你们去好了。”

林瑾走出房门,还带走了高个子男人,男人依旧是那副带着无所谓似得漫不经心的模样,像是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即将的判刑。

“你在监狱里面有什么人吗?”林瑾在沉默片刻后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高个子男人心里微微一惊,可是没过一会就镇定下来,“你在说什么?”耸了耸肩,男人痞气的笑了笑,洁白的牙齿在有些昏暗的楼道里闪的吓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干脆让张运然把你分到这个区域的监狱,当时候我们也方便探望你。”林瑾说到这里,皱了皱眉,目光看向男人被束缚着的手腕。

一边走,男人手腕上的手铐一边撞击发出金属碰撞的声响,不算是很难听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区显得有些突兀,和一般的小区不太一样,这个地方似乎有些太过寂静了,连一点小声说话的声音都没有。

高个子男人嘴角露出明显的嗤笑,之前张运然的态度就已经证明了他不可能会再去看他,更何况他可不指望林瑾会有想法去看他。

“无所谓。”高个子男人嘴角带出一抹弧度,近乎阳光的笑容简直刺眼。

如果忽略男人时不时不受控制抽动的脸颊,或许这番话会更有说服力。

林瑾挑了挑眉,没在说些什么,却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上下打量着这个小区的格局,顿了很长时间。

高个子男人在一边也不催他,只是背着的双手在林瑾看不到的地方,微微攥紧,脊背的冷汗又逐渐冒了出来。

“这个地方……”林瑾停顿了片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角突然露出一抹笑容,然后抬起头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向了高个子男人,“是不是太过安静了,好像一个人都没有似得。”

高个子男人长长的指甲不由的抓疼了掌心的肉,他像是感觉不好疼痛似得,手越攥越紧,可是林瑾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面前非常普通的房门,然后一脸淡然的带着他离开了这地方。

张运然坐在沙发上,盯着女人消瘦的侧脸,沉默一瞬,突然问道:“你和那个男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是温和的语气并没有让女人产生什么过激的反应,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厄运已经过去了,女人抿了抿嘴唇,低下头没有说话,或许等了很久,她那带着些许沙哑的嗓音才响起,“我们是相亲之后在一起的,一开始我的母亲是不同意这个婚姻,”说道这里,女人自嘲的嗤笑一声,“你也看到了,他长得太有欺骗性了,即使换一个人相信也会固执的选择他。”

张运然赞同的点点头,如果不是一开始就怀疑男人的话,依照大部分人都是看人脸来辨别人的好坏的特点,相信他们不只不会怀疑这个斯文的年轻男人是凶手,反而会对这个男人产生好感。

“他是一个恶魔。”女人突然变得歇斯底里,恐怖的神情让张运然都在某一个瞬间产生了害怕的情绪。

他立刻揽住女人不断抽动的肩膀,宽大坚实的怀抱让女人稍微好受了一些,只是脸上的表情依旧那么难看,毫无血色,甚至有些泛黄的脸颊上的肌肉也神经质般的抽动着。

张运然和女人就这样安静的坐着,张运然没在问些什么,女人似乎也忽视了张运然的存,只是不时抿着水杯的水的动作显示了她的焦躁。

“是这个人需要治疗吗?”年轻却又老练的救护人员冷淡的开口,像是没有看见女人脸上那个明显还带着血痕的大窟窿,脸上是见惯了生死的冷漠,似乎只要张运然一句话她就能忽视眼前这个捏紧水杯,无比紧张的等待救治的可怜女人。

张运然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他看着那些救护人员熟练的动作和冷淡的神情,突然第一次意识到这些人的冷血,他似乎在某一瞬间,身体突然发冷,“林瑾有没有和你们说些什么?”

领头的女人和张运然很熟的样子,听到他的问话,连头都没有抬起头,撂了撂耳边落下来的碎发,“他让我们顺便去看一看其他的房间,或许能看见比较有趣的事。”女人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她抬起头扭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紧紧盯着张运然脸上的神情,“你猜猜会是什么呢?张警?”

说完,女人视线若有若无的看向了一边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莫名的审视意味让张运然顿时警惕起来,如果女人露出这样的表情,一般都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情。

张运然挑了挑眉,视线也转向了女人微微攥紧的手掌心,或许是出了一些热汗的缘故,女人才稍微放松了自己的力气,修剪的干净的指甲没有在掌心留下什么痕迹。

女人像是感觉到了张运然的视线,准确无误的转头面朝着张运然,语气带着恳求,“拜托你别告诉那个男人,我所在的地方。”两个大窟窿依旧无比恐怖,脸上那抹祈求和讨好的神色反而越发明显。

张运然沉默了一瞬,终究没告诉女人实话,停顿片刻后说道,“我知道。”

这个略显糊弄的话语并没有让女人安心,她脸上还是一副焦急的样子,似乎只要张运然没有给她一个准确的答复,她就会一直害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