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1/1)

新ak小说网 www.x23ak.com,最快更新下一个凶手最新章节!

当第一个人类从梦中惊醒,鬼魂也就被创造出来了。–––jm.巴里

“喂,你到底出不出来玩啊?”女孩撅着小嘴问道,是小孩子的撒娇意味。

“我这个礼拜是真的不能出来,我爸给我补习呢。”小男孩还没有变声的嗓音格外的沙哑,像是感冒了一样。

“是吗,我能不能和你一起补习啊,我上课的时候正好有几个问题听不懂。”小女孩在男孩搬出家长的时候,口气放缓了许多,并没有一开始的那么强势。

“我…我也不知道…咳咳咳,不过应该可以吧,我爸就一直让我和你学习呢。”小男孩咳嗽了几声,电话那头都可以想象出来,他白嫩嫩的脸颊都变得通红。

“那是当然了,我可是年纪第一,不过你爸爸看起来也很厉害呢,好了,就这么决定了,我去你家玩。”小女孩声音兴奋道,没有丝毫被老师夸奖的安静内向。

“好的,不过你要注意不要把我家弄乱了,不然我妈妈回来会说你的。”小男孩说到这里,语气有些紧张,听起来像是挺害怕自己的妈妈。

“哦,”女孩声音不在那么高兴,“我去你家,你爸爸会不会不太欢迎啊?”

男孩这回没有那么多的犹豫,语气里是真的含着笑意,“当然不会了,我爸很高兴我能和你交朋友呢。”

“幸好,”小女孩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好了,先挂了,我哥找我呢,拜拜。”

男孩还没来得及挂断电话,女孩那边就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质问的声音,“你在和谁通话呢?”

男孩吓得顿时把电话挂断了,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的那个哥哥简直太恐怖了,之前放学的时候和小雨说几句话就死死盯着他看,像是他脸上长出了花一样。

“怎么了,现在警局还是老样子吗?”男人接过林瑾递过来的香烟,夹在了手指中间。

“我不清楚,我也是最近才来到警局工作的。”林瑾又拿出一支烟,只是这次没有点上,反而别在了耳朵后,“z大学的就是法医系。”

“最近这么赶巧还发生这么多事,张警恐怕要请你好好吃顿饭才行。”男人斜靠一旁的柱子上,双腿交叉,笔直的牛仔裤撑着长腿,语气还带些昏睡后懒洋洋的味道。

“我在学校里不是很忙,只不过这次张运然大概会因为一些事忙上一阵子了。”林瑾抬头看着路过的形形色色的人群,表情专注到有些人都忍不住回头看着路边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你在干什么?”高个子男人困倦道,打着哈切的眼角都流出了眼泪。

“听说过一个故事吗?”林瑾淡淡问道,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别人或多或少的尴尬目光。

“什么故事?”高个子男人神智都有些不太清楚了,可是还是捧场道,尽管他根本都不知道林瑾说的都是一些什么。

“有一个流浪汉每天都待在桥底下,每路过一个人他都会喃喃自语,有一天我实在是太好奇了,就凑到他的身边,前面正好路过一个肥胖的女人,我就听见流浪汉说道:猪,我心里想这人说话怎么这么刻薄,眼前又走过一个斯文的带着眼镜的男人,流浪汉又说道:人,我抬头看了看,的确是人没错啊,直到有一天我明白了流浪汉说的是什么之后,我也成为了站在桥底下的人……”

林瑾说完之后,沉默片刻,没听见任何反应,才慢慢转头,男人已经靠在杆子边睡着了。

捣了捣男人抱在胸前的胳膊,林瑾回头等了等,发现男人依旧在睡着的时候,才默默收回视线,毫不犹豫的打开了手机音乐的最大声音,一首令人鸡皮疙瘩都在掉下来的歌曲就这么醒目的响起,男人顿时被吓得浑身一震,“怎么了,怎么了?”

男人无措的转头,才看到林瑾正站在一边似笑非笑的盯着他,脸上难得的有些笑容。

“之前说到那个故事了,对了,那个流浪汉是有什么能力?”高个子男人好奇道,追上林瑾的脚步,他记得以前在哪里看过这个小故事,只是现在有些不太记得了。

“那个流浪汉能够知道那些路过的人最后吃了什么。”林瑾表情诡谲,深色的瞳孔里似乎隐藏着其他的某些情绪。

男人挠了挠头,表情迷糊,“我记得之前那个流浪汉好像说过,人吧。”

见林瑾没说话,高个子男人顿时感觉身体哪里不舒服了,搓了搓身上冒出来的冷汗,这次他是真的不敢在睡着了,他就知道林瑾一向不会说那么多话。

这个小故事他也记起来是在哪里看的了,几年前,他还没成为记者的时候,班里一个比较喜欢侦探故事的人就跟他说了这个故事,那时候还觉得有些无聊,现在从林瑾嘴里说出来,总觉得有些不同。

“你看看,我现在被你吓得都不敢在睡觉了。”高个子男人冷汗还在不停地流着,嘴角边没有擦干的哈喇子还有着痕迹,林瑾看到了也只是当做没看到一样。

“我们去找家旅馆住,早上记得打电话给张运然,让他过来,我有很多事都想再问问他。”林瑾嘴边笑意加深,“比如你过来是有什么事想让我帮忙还是真的来叙旧的。”林瑾语气尖锐,并没有和别人撕破脸皮的意识,“你如果真的有麻烦,可以去找张警,毕竟他也算是你的师傅了。”

男人沉默下来,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更加不知道他的想法,紧紧握住的手掌心已经发热流汗,男人没有松开,只是极度紧张后,男人表情却变得淡定起来,“我的确是找你帮忙的,之前怕你又去学校里找不到人了,所以就只能够靠这种方法。”

林瑾没有成为别人救世主的自觉性,依旧是向前面慢慢走着,淡淡的说道,“张运然会帮你的。”

高个子男人脸色变得难看,甚至有些异常的恨意,“现在的你,警局是不可能再找你的,你不如帮我一个忙,”,说完这句话,林瑾依旧表情淡淡,没有感兴趣的样子,男人语气变得讽刺起来,“三年前你就是这么冷漠,现在该真是一点没有改变。”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刻薄。”林瑾突然道,语气莫名,男人一时不清楚林瑾说这话的意思。

“张运然和我提过,”林瑾上下来回扫了扫男人的穿着,“你现在这幅样子真是有些出乎我意料之外。”林瑾抬头看着前面路口,路灯格外昏暗,那像是鹅黄色的灯光照在人脸上,倒是格外的模糊。

“我只是太紧张了…”男人笑容顿时灿烂起来,“既然说过了,你肯定就准备帮忙了吧。”

林瑾侧头看了看男人带着坦然的神色,脸上笑意加深,“当然,我也很好奇,到底是哪个小孩敢拐走你的妹妹。”

“我敢肯定就是我妹妹学校里的那些臭小孩,我之前接她回家的时候,一个小孩还追着要我妹妹跟着他一起去玩。”男人咬牙切齿,尽管说出来的语气有些玩笑,可是眼角不受控制的抽动,证明他的心情并没有表现的那么轻松,不然最后也不会求上林瑾。

“你旁边有没有什么邻居?他家的小孩或许和你妹妹关系更好。”林瑾语气漫不经心,并不在意男人试探的问题。

“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只是我妹妹一丢后我就去他家找了找,也问过了。”男人虽然语气怀疑,但是脸上是不加掩饰的信任,对于男人这么严重的兄控来说,很难相信出现在他妹妹周围的任何一个男性生物,所以林瑾倒是对男人这个所谓的好好邻居产生了一些好奇。

“是吗?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林瑾嘴角带笑,像是看着一个傻子的表情看着男人。

“当然没有了,那家人都做不出来这种事。”男人眉头的皱纹加深,“肯定是我妹妹学校里的小孩干的,那些臭小子,如果被我发现是谁的话,我一定会打断他的腿,让他明白有些人有些事并不是他的那种年纪可以知道的。”男人恶毒的说道,凶狠的眼神并不像他只是说了一个笑话。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我想你应该比我更着急。”

男人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可是片刻后又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林瑾不耐烦的转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得寸进尺的人,“通知张运然,让他和周谬朴一起过来,搭乘专车总是比出租车要方便很多。”

“的确是。”男人想到了之前那个热情的老司机。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高个子男人一看到张运然,脸上的神情像是解放了天性一样,笑容过度灿烂。

“就在旁边没多远。”张运然说话时还一直盯着林瑾看,嘴唇蠕动,最后似乎是因为顾及什么,发出一声无声的叹息。

林瑾挑了挑眉,冲着张运然笑了笑,就移开自己的视线,周谬朴和张运然的表情简直渗人,那种要说不说的感觉总会让人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你现在准备做什么?”张运然干燥到起皮的嘴唇抿了抿,似乎是想湿润一下,喉咙滚了滚,身体里实在是没有水分了。

“把每一个有嫌疑的人都找出来,然后一个一个排除。”男人语气凝重,因为老爸老妈出去旅游,所以对于自己这个妹妹,他一向是管的很严,而且从小就被当做小公主养大的女孩,如果发生了点什么,那两个老人回来后大概会发疯的吧。

男人一直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所以这四个人之中,只有林瑾还在一边懒懒的打着哈切,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身上的那些还没解决的麻烦。

周谬朴默契的和张运然对视一眼,也不知道各自从里面看出了什么,顿时松了一口气。